1月9日,央视反腐电视专题片《持续发力纵深推进》播出第四集《一体推进“三不腐”》,公布了足球领域系列腐败案件:李铁两次带队升入中超全靠假球,他的男足主教练职位是行贿得来的;上级要求杜兆才去调查假球,他却把调查改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二监督检查室主任严维耀指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化冰融冰肯定有个过程。查处足球系列腐败案件不仅仅是查处那几个人,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查处这个案子,推动足球领域生态的改变,推动体育部门汲取教训、深化改革、完善制度、正本清源,还绿茵场清朗的生态。

2022年2月1日,随着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兵败越南,提前两轮宣告无缘卡塔尔世界杯,中国球迷的期望又一次以失望告终。

足球被誉为“第一运动”,深受人们喜爱,发展和振兴中国足球是建设体育强国的必然要求,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期盼。然而,当中国众多体育项目蓬勃发展,男足水平却一路下滑,假赌黑丑闻频发,行业乱象丛生,与人民群众的期盼渐行渐远。中国足球到底怎么了?这是无数球迷多年在问的问题。

从2022年底开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会同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湖北省纪委监委,采用“室组地”联合办案工作机制,彻查足球领域系列腐败案件,深挖背后的问题根源。

严维耀介绍,足球领域出现了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纪检监察机关重拳出击,不敢、不能、不想一体推进,惩治力度前所未有。

2022年11月,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足坛反腐由此拉开大幕。随后,中国足球协会陆续有十多名高层和中层干部接受审查调查,其中包括: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协原党委书记杜兆才,中国足协原主席陈戌源。纪检监察机关还会同公安机关,调查数十名涉案人员,涵盖教练、球员、裁判、俱乐部高管、经纪人等方方面面。随着系列案件调查全面深入,足球领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逐渐呈现出来。

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书记杜兆才说:“经常通过送钱送物来疏通办事,在这方面好像形成了一种有点像惯例似的。”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说:“有的事情觉得在足球圈里面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很多事情都是违法犯罪的事情。”

李铁是本次专案第一个接受监察调查并被留置的人员,事实证明,这个切入点的选择是非常精准的。他既在多家俱乐部担任过教练,又曾担任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主教练,在足球领域关系盘根错节,以他为突破口纵深挖掘、横向拓展,牵出了从联赛到国家队、从俱乐部到足协的若干涉嫌违纪违法犯罪人员,以及种种黑幕和制度漏洞。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副组长丁进田介绍,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派驻机构,该组立足职责定位,在发现李铁的以权谋私的问题以后,该组一方面严肃查处,一方面以此为突破口,发现中国足球存在的根本性问题,回答广大球迷中国男子足球为什么上不去的疑问,从而推动中国足球健康发展。

湖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罗氚说,李铁之所以能够成为国家队主教练,是因为先后带领两支中甲球队成功冲入中超,这一成绩对他的地位实际上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的。但事实上李铁两次带队升入中超,背后都是大量的假球。

李铁退役后转向教练岗位,2015年8月他加盟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首次担任主教练。当时赛季已经只剩9场比赛,仅排名第6位,冲超前景并不乐观。李铁一上任,俱乐部就直白地提出,希望他动用人脉收买对手。

李铁说:“我做球员的时候最憎恨的就是踢假球的人,但是因为我知道这些可能会能帮助我们球队增加(冲超)几率,第一次独立成为一个球队的主教练,所以也是有特别想证明自己的这种心态。”

调查发现,一些财大气粗的俱乐部带动的“金元足球”氛围,是中国足坛风气恶化的重要催化剂。河北俱乐部看到,之前恒大俱乐部通过投资足球带来了巨大的品牌效应,于是也试图效仿恒大通过“烧钱”寻求短期出成绩,定下了第一年就必须冲超成功、第二年要获得亚冠参赛资格、第三年就要中超夺冠的目标。

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原董事长孟惊说:“我们公司的文化叫千方百计实现目标嘛,所谓的千方百计就包括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就希望尽快地能拿到好的成绩,能对公司的品牌有影响。”

李铁上任后,赛季最后八场打出了一波神奇的“八连胜”,使得华夏幸福最终以一分优势领先竞争对手,冲超成功。经调查,所谓“冲超奇迹”,完全是金钱之手在背后操弄。例如,赛季最后一场,华夏幸福必须胜或者平才能确保冲超,俱乐部为此砸下重金。

孟惊说:最后一场比赛,我们大体上花费了1400万元,当时是跟深圳队俱乐部、主教练还有球员,都打了招呼。

深圳宇恒俱乐部官方层面收受了华夏幸福巨款,同意“放水”;同时为了多重保险,李铁的教练团队则负责从个人层面,直接收买对方球员。李铁授意助教郑斌,联系上了郑斌在深圳队的老乡,主力后卫黎斐。

原李铁团队助理教练郑斌说:“我们的实力其实应该是超过它(深圳宇恒)的,就是正常打就能赢,但是就想去弄一些这种方式可以做到百分之百赢,大家就是对这个结果太看重了。”

涉案球员黎斐开价600万元,表示会帮他们“打点”多名关键球员,华夏幸福一口答应。讽刺的是,如果不是这次调查,没人会知道这600万黎斐其实是自己独吞了。

黎斐说:“其实我也没找人,因为当时不管是天时地利人和来说,他们都占优,我们当时客场,又是刚保完级,心已经散了,就想着最后一场,大家都不受伤,能把最后一场比赛踢完我们就放假了。”

正如黎斐的判断,他截留这600万也不影响华夏幸福最终以2:0获胜。一场凭实力就该赢的比赛,却偏要走邪门歪道,荒唐背后,是极端的急功近利的心态。

李铁面对镜头说:用这种不正当的方式获得了“成功”,实际上就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急功近利,为了要取得成绩,找裁判做工作,收买对方球员、教练,有的是俱乐部找俱乐部的这种方式,变成了一种习惯,甚至到后来有一点点依赖。

李铁在华夏幸福俱乐部打假球尝到了“甜头”,2017年他被聘为武汉卓尔俱乐部主教练时,开始主动向俱乐部推销假球。

原武汉卓尔俱乐部董事长田旭东说:“我第一次接触打假球,你可能想不到是李铁找我,我就说,好像这不是我心目中的李铁。”

在李铁的怂恿下,武汉卓尔俱乐部决定不惜血本“冲一把”。2018年10月6日,武汉卓尔提前三轮冲超成功。

罗氚称,球迷投入的是真感情,但是看到的却是一场假戏,欢乐的记忆都是虚构的,这会给人一种瞬间崩塌的感觉。这种感受实际上会一点一点地侵蚀大家对足球运动这种热情。

而之所以不正之风在足坛不断滋长蔓延,一个重要原因是,本该负起监管职责的中国足协,多年来有多名干部自身抵不住诱惑,被裹挟进俱乐部的资本游戏,不仅对弥漫的歪风邪气放任不管,甚至主动利用职权帮助俱乐部在保级、准入、裁判判罚、赛程安排等多个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

陈戌源说:“我自己也收了俱乐部的钱,我就不会去抓这种风气,因为你去抓这个风气,那不是你自己抓自己吗,所以对这种现象事实上就基本上应该是放任了。”

陈戌源是2019年8月22日,在河北香河国家足球训练基地当选为第六任中国足协主席的。而他当选的前一晚,就有两名地方足协负责人相继敲开他房门,各送上了30万元“拜码头”,请托他多多关照。陈戌源人还没有上任,就感受到了这个圈子潜藏的巨大利益,随即心甘情愿沦陷其中。

陈戌源说:“到我房间里来,把双肩包往我沙发上一放,说陈主席恭喜你、祝贺你,希望能够多关照,然后我说什么东西,他说老规矩了,我们都这样。”

挡不住“老规矩”的陈戌源,自然也挡不住俱乐部的巨额金元攻势,任职几年来他收受多家俱乐部钱财累计达数千万元。足协主席是这个样子,足协多个部门负责人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专案组通过他们的案情解剖廉政风险点,发现足协虽然只是一个社会组织,实际上掌握着巨大的公共资源和公权力,但权力失去监督制约,致使“靠足球吃足球”大行其道。

罗氚称,联赛管理长期是管办不分,足协既监管又组织,权力过于集中,这样的话肯定带来很大的风险。监管者也都成了被“围猎”者,被俱乐部以及俱乐部背后的这种资本所绑架,放弃了对足球这个行业的监督权。

而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协原党委书记杜兆才也同样公器私用,“靠体育吃体育”“靠足球吃足球”收受财物数千万元,对足坛乱象听之任之。

杜兆才说:“自己也没有当好中国足球反腐斗争的一个‘守门员’的作用,在俱乐部老板的利益的‘围猎’当中,实际还是主观原因,没有加以严格地控制,有些随波逐流了。”

2022年,有线索反映中甲联赛一些比赛存在假球赌球嫌疑,国家体育总局收到相关线索后,要求杜兆才牵头进行调查处理,然而杜兆才却偷换概念,用所谓“调研”来敷衍。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十六审查调查室二级巡视员崔海飞介绍,把调查改成研究,没有查出任何问题,也没有处理任何人,只是作了一个调研报告。他本应带领中国足协党委担负起中国足球全面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但是他不敢抓、不敢管,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足球领域腐败问题严重,行业生态恶化。

党和国家对体育事业高度重视、对中国足球改革发展高度关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强调要着眼长远与夯实基础相结合,持续用力,久久为功。杜兆才和陈戌源作为足协负责人,本应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将推动改革作为第一要务,然而,他们却都觉得改革难度大、见效慢,与其花精力啃下这块硬骨头,不如一边为自己捞点好处,一边把出“政绩”的希望押宝在豪赌上。

陈戌源说:“看了改革发展方案,一种畏难情绪,觉得这件事情,足协在我的任上,很多事情我是做不了的。实际上也是个政绩观的问题,自己就想在我的任上,国家队能够实现参加,那不是证明陈戌源很有本事吗。”

而当时,还有一个人也想要豪赌世界杯,那就是李铁。他感到,打假球取得的虚假战绩,已经为谋求男足国家队主教练职位积攒了资本,但还需要临门再推一脚。2019年8月,当他得知中国足协要组建男足国家选拔队参加东亚杯时,感到机会来了。

李铁说:因为我太想成为国家队的主教练了,所以就想了很多办法,找了很多人去请托,找了足协的领导,能够帮我来说好话,能够推荐我。

李铁行贿的思路和踢假球如出一辙,觉得需要多重。他一方面游说卓尔俱乐部出钱帮他做工作,表示如果自己能“上位”,也会在多方面回报俱乐部,俱乐部为此拿出200万元向陈戌源行贿。另一方面,李铁觉得时任足协秘书长刘奕也颇具话语权,于是又自掏腰包送给刘奕100万元。

陈戌源说:“俱乐部给我送钱,跟我推荐,他说陈主席李铁这个人不错,国家选拔队主教练(职务)为他的未来能够创造一个机会,创造一个平台。”

中国足球协会原秘书长刘奕说:“(李铁)约我聊天,谈国家队建设的问题,那个时候趁这个机会给了我钱。他说希望秘书长你要多支持,我说没问题,铁子我肯定支持你。”

就这样,李铁如愿成为男子足球国家选拔队主教练,到里皮辞职后,随即被火线任命为男足国家队主教练。

田旭东说:“实际上就是利益交换,就谈得很赤裸了,我带哪几个球员进去,可能哪个球员会给你们给上场时间,在足协层面上肯定会搞好关系,帮你们提供一些资源。他给我们开出了这么多非常诱惑的这种筹码,向我们要钱。”

李铁与卓尔俱乐部以总额6000万元的金额,签下了一纸所谓的“合同”,实际只是以此为幌子,来掩盖权钱交易的本质。随后,他很快将卓尔队的四名球员选入了国家队大名单。

田旭东说:“那天看到那个国家队名单,我脸是发红的,什么意思呢,我知道我们球员的能力,进不了,一个都进不了。”

一旦球员和教练选拔被当作谋取私利的砝码,出不了成绩是必然的。何况,系统的青训、健康的联赛才是国家队的根基,当多方都热衷短期利益,忽视青训投入;当联赛充斥不正之风,金钱有可能左右胜负时,这种被污染的足球土壤,自然无法提供培育人才的充足养分。当球迷们还期盼着李铁能带男足国家队冲进世界杯,很多圈内人早就心知肚明,这样的奇迹根本不可能发生。

黎斐说:“作为圈内人来说我们都没有信心,真的。经常处于消极比赛,你不管从心理从生理都是很放松的状态,没有总是在一个很集中的状态下去完成这些技术战术,时间长了,这些再想紧起来的时候你是紧不起来的。”

郑斌说:现代足球绝对是科学,足球比赛还是需要真正的比赛,这样才能真正锻炼球员、教练员。

李铁从2020年1月2日被任命为男足国家队主教练,到2021年12月3日在球迷骂声一片中“下课”。急功近利的结果,是上升得快,坠落得也快。不知他是否还记得,球员时代的自己之所以能成功,靠的是“跑不死”,而不是跑得“快”。

李铁说:“我是非常后悔的。还是要踏踏实实的,要走正路,不要急功近利,不要想尽一切办法去走捷径。”

倒在走捷径路上的,不只是李铁。河北华夏幸福和武汉卓尔俱乐部如今都已宣告解散。杜兆才和陈戌源也没能拿到想要的“政绩”,反而双双落马。还是那句老话:足球是圆的,有再多的权力和金钱,也无法任意塑造它的形状。

陈戌源说:“球迷可以包容中国足球的落后,但是不能原谅腐败。我作为足协主席来说,我负主要责任,我想深深地向全国球迷,真的要谢罪,我错了,我自己真的认为我自己错了,我非常后悔自己,没有后悔药可以买,如果有后悔药可以买,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把它买回来,我也不会再去干这种事情。”

系列案件的查办是对足球领域的一次刮骨疗毒,而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中国足球走了不少弯路,但永远都会有痴心不改的球迷们爱着它,永远都会有孩子们带着梦想走近它。他们赢了就快乐,输了就难过,一切都清澈而真实。他们的初心,需要足坛管理者和从业者去用心呵护。

这次足球领域的反腐,着眼的不只是当下,更是未来。纪检监察机关针对发现的系统性腐败问题和行业乱象,开展以案促改促治工作,切实加强监督,推动相关单位深刻吸取教训,以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真抓实干。只有各方共同努力,久久为功,才能为中国足球的绿茵场,开启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天。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