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墨墨)上个周末,颇受关注的音乐集团竞购案就快接近水落石出的时候,却连续发生戏剧性变化。之前传闻最有希望拿下百代的环球音乐集团因和百代目前的持有者花旗集团谈不拢价格而退出,刚刚于上半年收购华纳音乐集团的通道实业集团接棒谈判,结果却在多家媒体确认通道实业已经买下百代时,通道实业再度于周日宣布退出竞购,引起外界一片哗然。环球音乐集团和通道实业这两家最有希望,也最有诚意的竞标者的相继退出,让百代的竞标案陷入新的困局,结果再次变得扑朔迷离。

值得注意的是,环球音乐集团和通道实业对百代音乐的竞购,非常明确要的是百代的唱片部门,对百代的另一块资产——版权部门敬而远之,所以我们首先来解读一下百代的唱片和版权两大部门。

作为世界四大唱片业集团之一,EMI百代音乐集团目前的架构和其他三家(环球、华纳和索尼)类似,除了在横向上是一个跨国经营的大型集团外,在垂直架构上,百代音乐集团旗下有两个主要部分——唱片部门和版权部门。唱片部门是唱片公司最为人熟知的部分,负责音乐的制作、出版和发行等等;版权部门过去对外界来说相对比较陌生,主要工作是签约音乐作者,管理音乐作品版权以及买卖、授权音乐版权等等。眼下的唱片业普遍认为“唱片已死”,但版权的买卖却仍旧非常活跃,尤其是在数字音乐发行这个革命性领域里,很大程度上传统唱片集团正是因为握有作品版权才有谈判的资本,也才不至于被以iTunes为首的数字音乐竞争者快速淘汰,所以在一个音乐集团中,今天无疑是版权部门比唱片部门吃香得多。

根据百代版权部门官网的信息,百代拥有130万首音乐作品的版权——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却也不是四大集团中拥有音乐版权最多的一家。对于同样是唱片集团的竞购者来说,百代这样的版权拥有规模意味着两难:不要的话不甘心,要的话性价比往往不高。另外,流行乐史上最伟大的摇滚乐队甲壳虫乐队(The Beatles)的唱片虽然是由百代音乐集团的唱片部门发行的,但甲壳虫所有音乐的版权却不是百代版权部门所拥有的,这是百代版权部门一个很大的硬伤,使得百代版权部门乃至整个百代音乐集团的价值在投资者看来都大打折扣。

环球音乐集团和代表华纳音乐集团的通道实业不约而同在“临门一脚”时放弃购买百代,原因有很多。首先当然是钱的问题——价码谈不拢,花旗当然想把百代卖个好价钱,但环球和通道作为买家自然是越便宜越好。不过,钱其实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对于分别排名世界第一及第三的环球唱片集团和华纳唱片集团而言,收购百代都会碰到涉嫌垄断的问题,由此可能让一切努力白费。如果环球买下百代,其世界第一规模将再次和其他两家竞争对手拉开差距;如果是华纳买下百代,华纳的规模将超过环球成为世界第一,这两种情况都将导致竞标成功者违反欧美的反垄断法,即便收购成功,也会被否决(2001年华纳收购百代就已经在欧盟那里碰过一次钉子),这恐怕是环球和通道实业考虑得最多的问题。

因此环球和通道实业在竞标时都时刻在衡量价格、百代唱片和版权两部门的价值以及反垄断风险构成的性价比。出于对眼下的大环境和自身发展的考虑,环球和华纳都选择了只要百代唱片部门,而当花旗集团把百代的唱片部门开价过高时,事实上百代的唱片部门就对本身已拥有庞大唱片部门的环球和华纳意义不大,将来甚至很可能会成为包袱,故此两家最后唯一的选择当然就是放弃。

不过,在环球音乐集团和华纳音乐集团看来多少有点“鸡肋”的百代版权部门,对于另两家参与竞标的唱片公司来说却是一座宝山。四大唱片集团中的索尼音乐集团一直和花旗在为百代的版权部门讨价还价,非常执着。索尼音乐集团旗下的版权部门——Sony/ATV就是掌握着甲壳虫乐队所有歌曲版权的公司(歌王迈克尔·杰克逊于1985年斥巨资买下了拥有所有甲壳虫乐队歌曲版权的ATV公司,1995年索尼和迈克尔·杰克逊在索尼音乐集团旗下将Sony的版权部门和ATV合并成立Sony/ATV版权公司),继续买下百代版权部门显示了索尼音乐准备在实体唱片和数字音乐两大战场上和新老对手决一死战的决心。

在这次竞购案中,对百代的版权部门最雄心勃勃、志在必得的是BMG音乐版权公司。这家公司虽然叫做BMG,但和五大唱片集团时代那家叫BMG的唱片集团已无多大关系,最多也只能算是“借尸还魂”。2004年,当时的五大唱片集团中的索尼音乐集团和BMG音乐集团以各50%的份额合并,2009年,索尼买下了BMG的那一半,集团名字改回了索尼,BMG这个名字同时就消失了。不过,BMG的母公司德国贝塔斯曼集团显然对此始终耿耿于怀,一心想要再战唱片市场,所以在2009年,贝塔斯曼联合私募基金KKR用老名号BMG成立了BMG音乐版权公司。BMG版权公司的策略很明晰:先从版权入手,将来再壮大唱片部分,重回唱片江湖。这次百代音乐集团的竞购,对BMG版权公司来说显然是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买下百代的版权资源等于走好了新公司的第一步,所以BMG版权公司在本次竞购中一直表现出舍我其谁的姿态,出价已经开得很高。如果最后花旗集团真的决定把百代分拆成唱片部分和版权部分分别出售,BMG很可能是版权部分的最后赢家。

无论是今年五月华纳音乐集团的竞购案还是现在百代音乐集团的竞购案,唱片部门和版权部门的衡量、取舍和价格已经成了整个案子的中心。无论是谈判的重点、难点,还是双方价格的博弈,都集中在这两个部门身上,这在这个行业过往的兼并收购案中是几乎不存在的状况。从“版权为王”这一变化也可以证明,数字音乐时代对传统唱片业的运行、格局乃至存亡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版权,真的成了当下整个音乐产业的命脉(连内地的太合麦田也从唱片公司转身成了版权公司)。由于环球音乐集团和通道实业集团的相继退出,百代音乐集团的竞购案目前再度陷入迷局,恰逢苹果前CEO乔布斯去世,数字音乐阵营也随之可能出现不稳定因素,这两件事的效应互相叠加,世界音乐产业又突然间走到了一个未知前方的路口。

炒股加杠杆亏掉250万跳楼?股民回应:没到想不开的地步,期待隆基绿能回到40

亚洲一哥!英雄降临!孙兴慜封神后仰天跪地 “补时之王”命线塔吉克斯坦!首进亚洲杯4强,获100万奖金,傅明拒判2点球

威联通推出 TS-h3077AFU NAS:双万兆 + 双2.5G千兆,4999 美元起

苹果 Vision Pro 头显线下门店初体验:对矫正视力用户不够友好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